“又发了一笔财!” 孟月柔望着林寒,欣喜道。 在赚钱这一块,林寒比她强多了。 整个年轻一代,也没人比得上林寒。 嫁给林寒,以后不愁钱花。 母亲说得对,提前下手才是王道。 她这眼光,真是绝了! 林寒刚将飘雨术练到精通境界,饭都吃不起,衣服也都破旧不堪,布鞋也都是破洞,脚指头都露在外面,她就看上了林寒。 当时,莫师傅和陶师傅,都还没收林寒为徒。 在看人这一块,她真是个小天才! 现在的林寒,长相俊逸,赚钱能力出色,前途无量。 所有人都主动向他示好,有求于他。 林寒对他们很客气,很见外。 跟她就很熟络。 明显不一样。 尽管这家伙在感情这方面很愚钝,不开窍。 但现在能作为很好的朋友,也很不错。 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事得一步步来,不能着急。 现在她最起码,占据了一个最有利的位置了。 “赚钱说难也难,说容易也真容易!” 林寒笑意盎然。 关键就在于,要找到赚钱的门道。 圈子,人脉,关系,能给他带来赚钱机会。 自身能力强大,可以将这些机会,转变成收入。 他空有真谛境界飘雨术,施雨水平高超,接不到施雨差事,也赚不到钱。 认识这些种植大户,施雨水平一般,也难赚到钱。 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之前的两三年时间,他一直苦练飘雨术,提升施雨水平。 在关系人脉这一块,毫无进展。 现如今。 随着他施雨水平越来越高,人脉和关系,也越来越多。 今天这一场竞租仪式,来了一百多位种植大户。 他也算是混了个脸熟。 张松,刘俊等人,更是直接找他给二品灵田施雨。 一下打通了很多关系。 这无疑也给他后面推广密集种植法,打下坚实基础。 “走了!” “回见!” 没抢到租田机会的种植大户们,陆续告辞离去。 片刻后。 仙府大院中,只剩下二十几位种植大户。 陆壁找人现写协议。 一个个种植大户走上前去,签下自己的名字。 “林寒,过来!” 陆壁向林寒招手。 “你看看这两份协议,有没有问题?” 陆壁递过来两份一模一样的租田协议。 上面写着他所租的灵田,位于第九十二纵,第七十五排,距离他加三亩灵田,也就百余丈远。 租期是三年。 租金是一亩灵田一年两百块下品灵石,五亩灵田,一年就是一千块下品灵石。 三年下来,就是三千块下品灵石,要求现在一次性付清。 最后定下的要求是,确保归还灵田时,灵田品阶至少还是一品上等灵田级别。 若是灵田品阶下滑,要赔付十倍租金,一次性赔付三万块下品灵石。 这份协议,算是比较严苛。 一般人租田,都不会这样做。 “我没问题!” 林寒笑着点头。 这些条件,是他主动提出,现在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 有翻地灵蚯在,能够确保灵田品阶不会下滑。 这些严苛条件,也就不用太放在心上。 当初他出租灵田时,若是能这样就好了。 可惜,当时他只有十二岁,什么都不懂,就稀里糊涂签订了三年协议。 一亩灵田一年租金是一百块下品灵石。 还没有定下协议,保证灵田品阶不会下滑。 这才吃了大亏。 不过以前租田,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他当时什么术法都不会,对种田也是一窍不通,对于租田的弊端,也是毫无了解。 为了填饱肚子,只好将灵田租出去。 吃亏也是情有可原。 很多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若不是那次吃了亏,这一次,他也不会反应这么迅速,不会这么果断捅破租田面纱。 自然也就不可能抢到这五亩灵田。 就像窦婆婆说的那样,一切看似是偶然,实则是必然。 之前种下了因,才有了现在的果。 所谓吃亏是福,说的不是当时那一刻,那一刻亏了就是亏了。 吃亏是福,这里面所说的福,指的是将来,是以后,不是立即就能应验。 这应该就是窦婆婆所说的大道因果。 “没问题的话,请在这里签字画押!” 陆壁爽快道。 “行!” 林寒立即在两份协议上,签字画押。 陆壁跟着签字画押。 两份协议,便正式生效。 “好了!” 林寒望着两份协议,面露笑容。 接下来这三年时间,这五亩灵田,便是归他打理。 即便陆壁大叔是灵田主人,也没有资格处置灵田。 若是毁约的话,就要付十倍赔偿,赔给他三万块下品灵石才行。 “这协议,咱们一人一份!” 陆壁笑着将其中一份协议,递给林寒。 “这是三千块下品灵石,三年租金!” 林寒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蓝色布袋,里面装着三十块中品灵石,递给陆壁。 “我就不客气了!” 陆壁看一眼蓝色布袋,笑着收进储物袋中。 “现在这五亩灵田里的灵田禁制,我已经收走!” “你随时都可以去种植!” “希望你能早日发财!” 陆壁目光中透着期许,面露笑容道。 “借陆叔吉言!” “我今天就去灵田里看一下!” 林寒面露笑容。 马上又能种田了! 他最喜欢种田了,喜欢种田的每一个过程,犁地,施肥,播种,翻土,除草,施雨,看着秧苗一天天长大,直到丰收! 这种通过努力赚到钱的感觉,特别踏实。 尤其是。 马上要种植黄芽草,他更加兴奋。 一季黄芽草,能赚七万五千块下品灵石。 三个月一季,一年四季,能赚三十万块下品灵石。 想想就激动! 他有些迫不及待,恨不得立马就去种植这五亩灵田。 “你今天就可以去种田了!” “这两天,你就让二青帮你耕田吧!” 孟月柔嫣然笑道。 “月柔,你真好!” “善解人意!” 林寒望着孟月柔,由衷赞道。 他将二青包给了孟月柔,正愁着怎么开口呢。 孟月柔就主动跟他说,让二青帮他耕田,这两天不用去干活。 这话听着心里暖暖的。 而且。 孟月柔刚知道租田消息,就第一时间就跑去告诉他。 这朋友,没白交! “种田要紧!” 孟月柔摆摆手,笑意盈盈。 “种田之前,我要先购买灵田禁制!” 林寒认真道。 这一次。 五亩灵田,都种植黄芽草的话。 稳妥起见。 不能再购买最初级的灵田禁制,得购买攻防一体的灵田禁制才行。 这又是一大笔投入。 五亩黄芽草种子,也得两千五百块下品灵石。 还有灵肥,也得花钱。 想到灵肥。 林寒不由望向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破洞装,正和孟长福相聊甚欢的何成。 “何成大叔!” “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林寒主动向何成走去,招呼道。 “什么事?” 何成向后捋一下头发,摆出一个潇洒帅气的姿势,笑着问道。

章节目录

种田系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作品集只为原作者追梦萤火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追梦萤火虫并收藏种田系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