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看来,这剑意非同一般,竟然能压制他人的意境。 “四逆回风斩!” “裂空爆岩刃!” 易云苍与魏英朔同时跃起,全身灵力爆发,刀势陡然绽放出璀璨光芒,两股恐怖的力量交错而出,风起云涌,碎石横飞,好似陨石爆炸一般,恐怖至极。 “碎星!” 牧天一面色冷峻,双眼凌厉,剑光犹如无数星辰闪耀。 混沌之火包裹着璀璨的剑光,掀起火焰狂潮,将二人的刀芒彻底轰碎。 轰! 两股力量在空中激烈碰撞,四周已是一片火海,将牧天一与易云苍和魏英朔的身影笼罩其中。 嘭!嘭!嘭!嘭!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不停的在四周回荡,震的人脑中嗡嗡作响。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爆炸中心倒飞出来,砰!的一声狠狠地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尘土飞扬。 是魏英朔,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全身上下布满血痕,看起来极其狼狈。 余波渐渐散去,在爆炸中心,牧天一静静地站在那里,手心那簇三色火焰逐渐失去热力,消失在其手中。 不远处,易云苍单膝跪地,手掌紧紧抓住,杵在地上的金丝银环刀,勉强支撑着他的身体。 易云苍看起来与魏英朔一样狼狈,但他的双眼仍是凌厉无比,眼中战意浓浓。 “你很强!我们都低估了你,如果我们刚刚拼死一搏,你也未必能战胜我们!”易云苍冷冷说道。 噗嗤! 一口鲜血从易云苍嘴里猛地喷出,原来看似无恙的易云苍,其实伤的比魏英朔还要重。 “这世界本就没有如果,现在你们已经杀不了我,而我却可以杀掉你们所有人!”牧天一面露杀机,冷冷道。 “成王败寇,你要杀便杀!” 易云苍没有半点惧意,唯一遗憾的是,他们没有战死沙场,反而成了皇室报仇的砝码,心中不由有些后悔,答应这样的要求。 当时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不对劲。 牧天一并未上前,回头看了一眼虚无神和白逸风,白逸风这家伙升级速度也是快的惊人,如今竟也是皇灵境妖兽,身后还长出一对可爱的翅膀。 白逸风虽然修为上处于劣势,但其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牧天一施展出幽冥雀步,恐怕都追不上他。 让与其缠斗的顾寒承十分抓狂,打不着追不到,还险些让白逸风夺走随身兵器。 虚无神晋升为帝灵境妖兽之后,其气势与力量都比之前更加恐怖,以一敌二也毫不费力。 牧天一回过头,淡淡一笑,看向易云苍:“杀人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我今天心情不错,放你们一条生路吧!” “你这么做会后悔的!”易云苍神色一怔,看向牧天一的表情有些奇怪。 因为面对敌人,若不斩草除根,必定会留下大患。 “哈哈!你在提醒我,应该杀掉你们吗?” 牧天一突然觉得易云苍这人很有趣,心念一动,眼神滴溜一转,看的易云苍有些头皮发麻。 “你要做什么?要杀快杀,休想侮辱我等军魂!”易云苍没来由的心里嘭嘭乱跳,这小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别那么紧张,把你们的衣服脱了,纳戒全部交出来,令牌也给我!” 牧天一的话,让易云苍当场石化,转瞬间,双眼怒目圆睁,吼道:“做梦!” 然而,下一秒就悲催了,牧天一速度极快,欺身上前,易云苍本就被剑意所伤,经脉受损,行动迟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的一记手刀,给劈晕过去。 旋即,其他几名玄者也都是同样的下场,从易云苍几人身上搜出捆灵绳,将几人绑的跟粽子似的,又将几人身上的衣物洗劫一空。 这才满意的离去,虽然几人身上是灵物并不是很多,但也让白逸风乐开了花。 翻出易云苍几人身上的令牌,牧天一发现,这令牌上的图案竟与陈瑞达给他的军印有着几分相似,仔细看去,原来上面都有一个山形图案。 “莫非这狂狼战队与陈瑞达有什么关系?” 不过牧天一也没时间细想,收起东西,极速朝着雕像那边掠去。 此时离雕像已经不远,巡逻队在四周巡视,一波接一波,很难靠近。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牧天一换上狂狼战队的军服,白逸风和虚无神则隐藏在暗处,随时准备支援。 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向雕像群,虽然看起来镇定自若,但心里却砰砰直跳,手心都渗出汗了。 “咦?那不是狂狼战队的人吗?去雕像群做什么?”不远处一个巡逻队中,有人疑惑道。 “莫非是执行什么特殊任务?” “不可能吧?上头可是有命令,没有军令谁也不准进雕像群。” 巡逻队的队长,辛肃滕,沉思片刻,还是决定去问个究竟,若是在自己这小队巡逻期间,出了事,他可是担待不起。 辛肃滕快步走向牧天一,人还未到,声先至,“前面可是狂狼战队的前辈长官?” 狂狼战队,在古战场声名显赫,即便是普通士兵也是千挑万选,放在其他地方都是将军级别。 辛肃滕不过是巡逻小队的队长,自然不敢得罪。 牧天一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难不成露出了什么破绽? “有事?”牧天一佯装镇定,停下了脚步,回身问道。 “冒昧问一句,不知道长官可有进入雕像群的军令?”辛肃滕小心翼翼的问道。 牧天一拿出易云苍的令牌,举到辛肃滕眼前,冷冷道:“我有私事想要进去一次,你要拦我?” “不敢不敢,不过这雕像群诡异的很,一不小心便会被化为雕像,您若是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小的可是担待不起!” 辛肃滕立刻低下了头,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眼前这狂狼战队的大爷,明摆着没有军令,若是放他进去,自己这位置怕也坐不住了,但得罪狂狼战队的人,他也同样心里发怵。 正在辛肃滕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远处跑来几个人,身后还跟着十几名皇灵境玄者。 最重要的是,在那些玄者中间,还有一个让辛肃滕意想不到的人,竟然是狂狼战队的队长,洛元鹤。 辛肃滕有些懵,这究竟是什么风,连洛元鹤都惊动了? 再看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竟都是一脸怒火,身上……只穿了白色中衣,看起来像极了刚睡醒,出来乘凉散步。 只不过这场合有些奇怪,这身打扮在古战场内,可是闻所未闻。 “牧天一,这次看你还往哪里跑!”王千户身在人群之中,嗓门却大的出奇,老远便听到他刺耳的声音传来。 牧天一神色一沉,这些人追来的还真快,早知道就先躲一躲,再来好了。 “牧天一,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走我们的令牌!” 易云苍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复杂,这牧天一虽说抢了他们的东西,但毕竟没杀他们,此刻与之对战,总是觉得欠了他的。 “哈哈!你大概不知道,我们的令牌都有追踪功能,你这叫自投罗网!”魏英朔大笑道,之前被扒光了衣服,这口恶气总算是可以报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牧天一已经被四周涌来的士兵包围起来。 “牧天一,今天你插翅也难飞!”王千户跳脚叫嚣道。 洛元鹤微微皱眉,走上前来,对于有皇朝内部的人私自调用狂狼战队人员,报私仇的事情,他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此人想要进入雕像群的目的是什么?作为狂狼战队的指挥官,他还是有必要去了解一下的。 “王千户,本王在此,还轮不到你来指挥吧?”洛元鹤面色一沉,冷冷道。 “是,是,小人越界了!还请武威王责罚。” 王千户立刻没了之前嚣张的气焰,变得畏畏缩缩起来,这武威王威震全军,镇守古战场,从无败绩,素有战神之称,又是皇室贵胄,连皇帝都要让他三分,不是他这小小的千户能招惹的。 “你退下吧,这里不是虎贲营,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洛元鹤的表情冷峻,看起来有些不悦。 王千户自然不敢违背洛元鹤的命令,应了一声,便带着几名士兵退了出去,临走,还瞥了一眼牧天一,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 当王千户离开后,洛元鹤走到牧天一面前,易云苍等人皆是十分诧异,莫非洛元鹤与牧天一认识? 连牧天一自己也有些奇怪,同时也警觉起来。 他确定从未见过洛元鹤,这男人全身上下散发着王者霸气,剑眉星目,虽然年过四十,但常年身处古战场,练就了惊人的体魄。 虽然洛元鹤收敛了气息,但牧天一还是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男人,修为深不可测,至于是什么境界,牧天一却无法探知,总之,绝对不是他所能对抗的。 不过,此时洛元鹤走向牧天一,身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杀气,似乎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牧天一没有后退,在如此强大的敌人面前,后退也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 若洛元鹤想要杀掉牧天一,之前便已经动手,又何必放缓了步伐,走过去。 “你心性不错,在本王面前,能保持冷静的年轻人不多。”洛元鹤露出一抹笑容道。 易云苍等人都愣在了原地,都十分好奇,牧天一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让武威王主动来见。 “有什么要问的,你尽管问,不过我说不说,就不一定了!”牧天一淡淡一笑道,他可不会认为这洛元鹤是个好打发的人。 “哈哈!”洛元鹤大笑道,瞥了一眼远处,目露精光,道:“让你那两个朋友出来吧!我若真要动手,他们也帮不了你!” 牧天一耸了耸肩,将虚无神与白逸风叫了出来。 对于洛元鹤能感受到虚无神与白逸风的气息,他一点都不奇怪,如此强者,他的气场必然也十分强大,能感应到更多别人感应不到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章节目录

万象天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作品集只为原作者西门小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小陆并收藏万象天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