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语所指:吾神瑾三,搬岚波界g。翻译为我的宙神叫瑾三,现在在混沌眼里。 上次说到,孟良凡一行九个人,以血为引,打开了通往混沌眼的通道。却不料祝清婷的突然出现和阻拦,让大家无法集中注意力而被混沌所伤,虽然不是特别重的伤。 然而,这点伤,如果在混沌通道之外,倒也无防。但是,进入混沌的通道以后,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混沌通道似乎有自己的意识和呼吸,在混沌通道里,眼睛看不见东西,耳朵也听不见声音。大家为了不走散,只能手牵着手,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和混沌通道里面气息保持一致,这样,才能使自己不再被混沌所伤。尽管如此,但是,因为大家受了伤,而混沌通道的气息又异常自我和霸道,所以,大家很快就心跳加快,呼吸短促起来。他们的身体身体感觉在承受着无尽的压力,这种压力想要把他们的身体压成一个点,压成一粒尘埃。 然而,所有人无法说出这种感受,他们只能紧紧抓住每一个人,越抓越紧。不知过了多久,大家终究还是承受不住,又开始吐血。最后,大家的意识开始模糊,紧紧握着的手,也开始慢慢松弛。他们在混沌的通道里昏昏沉沉,感觉十分疲惫。每一个人都想要睡去,每一人也渐渐睡去。 也不知道他们在混沌的通道里,漫游了多久。当孟良凡醒来的时候,他身上的伤依旧没有减轻,所有的伙伴都不在他的身边,不知哪里去了,转轮也无法感应。如同在黑夜里摸索,伸手不见五指,他在不停的试探周围是否有人。那怕是一些坚硬的实在的东西。然而,什么也没有。周围什么也没有,就连脚下也没有东西,他猜想自己悬浮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这个空间,黑暗一片。他幻出地狱之火,然而地狱火的火焰,也瞬间熄灭。他呼喊其他的人,然而他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这个空间就是这样的奇怪,貌似真空,但又不是真空。在这里,他感受不到混沌通道的气息,只有自己一个人,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未知的领悟,未知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面待多久。 孟良凡不知道,其他的八个人也和他一样,全部走散了,每一个人都落在了和他一样的奇怪空间。 难道,这就是混沌吗? 谁都不知道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恐惧不停的骤升。提修害怕得已经哭了三次。她的哭声连自己都听不见,她只能感觉到自己的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来,然后没有从脸颊流下的感觉。她不知道,眼泪在即将涌出眼眶的时候,瞬间消失了不见,如同蒸发一样。 所有人都渐渐摸索到,处在这个空间里,貌似他们可以随意游动。 孟良凡眼放金光,幻出星魔眼,想要透视黑暗一探究竟。然而他马上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他什么也看不穿。眼前的一切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他想看见光,因为黑暗让他很压抑。于是,孟良凡使用镜幻法术制造出了一个空间,在空间里一片光明,风景美好。然而,这种光明仅仅持续了一秒,镜中的世界便被黑暗笼罩,又失去了光明,随着光明的被淹没,他镜幻出来空间也随之崩塌。 他有点失望,自己貌似被放逐在了一个无限轮廓的奇怪空间。 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办法可以逃离这个无声无息的黑暗空间?他身上的伤说来也奇怪,他无法用镜幻法术治愈自己。 孟良凡很生气,破口大骂。然而没有一点吵骂的声音。在这个无声的世界里,他连破骂都失去了兴趣。他缄口不言了,反正也没有谁听不见。 冷静!冷静!冷静! 他不停的这样提醒自己。 孟良凡想,既然听不见声音,看不见东西,触摸不到任何事物,也没有办法跑不出。不如就闭上眼睛,安静的坐着,尝试一下能否重新感受一下混沌通道的气息。 然而毫无结果。 整个世界静得出奇。 眼下,还有什么办法?孟良凡这样问自己。心里骂那破军,骂个死去活来。 倘若不是他,我也不想来这个鬼地方…… 孟良凡灵光一现,对自己说:眼下,还有一个办法。最后的办法,如果这样都不行,那我就真的就无计可施了。 这个办法就是重新念咒语,以血为引,看一下能否召唤回混沌通道。 孟良凡想着,马上就开始行动。他无声的念到:吾神瑾三,搬岚波界…… 随后划破自己的手掌,让鲜血飞溅出去。然而鲜血和眼泪一样,在这个空间里,莫名的消失掉了。 他心里冰凉,他仍然也没有感受到混沌通道的气息。 在这里,做什么都没有用……他很难受。 不知又过了多久。 孟良凡想起了墨非:老骨头,你知道我现在的绝境吗?我该怎么办? 孟良凡把希望寄托在墨非身上,希望他突然出现,给他指引方向,把他带领出去。 然而,墨非始终没有出现。 曾经听墨非说过,宇宙的最开始,就是黑压压的混沌一片,他们三人在黑暗中遨游了很久,才找到了最后的光明。难道自己现在就处在最开始的混沌范围之内吗?倘若如此,那墨非三人能在黑暗中摸索,找到最后的混沌眼,找到那个唯一光明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不能呢? 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与其什么都不做,不如继续往前走。 他这样想,也这样做。 混沌眼,到底在哪里? 孟良凡到处漫游,想要寻找光,哪怕是一点没有被淹没的光,这都是他现在的愿望。只要有一点光,他认为就能找到出路。 然而,又不知过了多久,他依然一无所获,而且感觉自己已经有一些疲惫了。他很想要见到外面的世界,很想回到洗灵池海,很想见到婷婷和提修,很想看一眼小鱼和棠昕。她们的面容不停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这个空间貌似无限的宽广,有什么办法可以快速的试探每一个区域?孟良凡在某个瞬间,又想起了墨非说的话。墨非曾告诉他,他们三个都是没有身体的神胎…… 对,就是脱离肉体,用神识遨游。 破军等人,可以幻化出无数道自己精神力,自己也可以用这个办法。只要留下一股精神力看守自己的身体。而其他的精神力,可以分散到四面八方,只要能找到一个光点,那么就可以了。 孟良凡这样想,马上也这样做。 果然,身为神胎的他,这个办法也是可以的。他的精神力一直向着外面扩展,在寻找那个光点。 又不知经过了多久的时间,它的一股精神力终于触碰到了可以触摸的实在的东西。由于在这个空间什么也看不见的缘故,所以,他围绕着那个实物转悠了一圈,以此来判断遇到的是什么。最后他确定了这是个人。他欣喜若狂。然而,他感受不到这个人的温度和呼吸,这个人,没有任何生命象征。这是个死人,他马上又有些失落了。 他将这个人全身上下摸索了一圈,最后确认,这个人脖子上有一个很深的致命伤口。虽然没有气息,但是也没有尸体的腐烂的状况,她还是像活着的时候一样,而且还是个女人。 孟良凡想,她会不会是提修或者锁离,她们会不会不幸在这里遇难了? 孟良凡非常害怕,害怕二人死在这个地方。于是又上下检查了一遍。冷静下来以后,孟良凡很快明白,她不是提修也不是锁离。因为大家进来的时候,都划破了手掌,在这个伤口无法愈合的空间里,她们手掌上明显没有伤口。 那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孟良凡这样问自己。 在这个无限的黑暗空间里,能找到这个死者,孟良凡暂时想不清楚怎么回事。他把这个死者带上,继续朝着其他地方探索。 时间在这里,毫无价值。支持他继续走下去的只有耐心和韧性。进过很艰难的摸索,孟良凡确认,这是一个独立于宇宙八荒之外的世界,很大可能就是墨非他们所说的宇宙最开始的混沌世界。在这个世界,孟良凡明白,这里貌似除了自己,就只有一个被抛弃在这里的死者。 然而功夫不负苦心人。在无法计算的时间以后,他终于遇到了一个活人,这个人有气息,有温度。孟良凡将精神力一聚,便飞入了该活人的大脑梦源,和他交流起来。 最后双方都确定了身份。孟良凡知道,此人正是问天,没想到问天留在了这里。问天告诉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他醒来的时候,就一个人,莫莫名其妙的处在这样一个奇怪的空间。他也在不停的寻找其他伙伴,想要走出这里,可是一直毫无结果。能遇到孟良凡,他非常的高兴。 话不多说,二人结伴同行,继续朝着其他地方探索。。。

章节目录

灵寄囚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作品集只为原作者之子一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之子一斋并收藏灵寄囚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