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天盖地的力量在众人的周围不断的游走,若是普通人恐怕难以承受这种力量上的压制!那似乎是一座座的大山的力量在重重的压下来,不粉身碎骨那是不可能的,但也只是针对于普通人来说,可是沈彬他们不同,他们已经有了仙体,自然不足畏惧。 因此再加上这片山林之前经历了一次浩劫,还有这次的扫荡几乎山间已经没有什么生物存在了。所以众人也不用担心会有无辜的生物惨遭伤害。 远处两股痴缠的力量似乎已经到达了顶峰但是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像是在经历一场大战,又似乎是在给对方输送能量一般,你来我往,乐此不疲。 当然此时众人可没有看戏的心情,看着空中的两股力量还有远处郭仪和玄的身体漂浮在空中,那若隐若现的玄武之体似乎呼之欲出,可是又似乎被紧紧的压制。 突然玄吐出一口鲜血,力量似乎被反噬一般,原本若隐若现的玄武之体瞬间消失,但是玄瞬间周转体内的仙力,控制住了局面,即便如此,但是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内伤,不能再强行运转仙力实现玄武合体。 既然不能继续进行,玄也无法阻止远处痴缠的力量,毕竟那股力量中蕴含着一股浓烈的怨气,若是不将怨气化解,这两股力量恐怕要至死方休。 玄将所有的力量压制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但是现在无法找到问题的根源,那么玄武无法合体甚至于毁灭。 思索片刻,他飞身来到沈彬的身前。 “前辈。” 沈彬抱拳上前,极为恭敬,这是对玄应有的尊重,他是史前级别的前辈,容不得他们小辈造次。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可是我们的力量加起来也不一定……” 沈彬的话还没有说完,玄却摆手制止了他。 “不用你们太多的仙力,我只是需要你们一起协助我将他们带入一个梦境。而你们只是梦里的路人,一个观众,但是你们需要适时的叫醒我,因为一旦进入梦中,我便也是这梦中的一人,会迷失自我,而你们则需要唤醒我的心。” “梦,为何?” “说是造梦,实际上是再现两个人的梦境。” “两个人,谁?” 众人不解,玄为何要造梦,那两个人又是谁,这梦有什么用? “来不及解释太多,你们的任务就是一旦在梦境中找到我,一定要叫醒我,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陷入梦中,直至死去。” “好。” 时间紧迫,所有人也不敢耽搁,毕竟多一秒的犹豫郭仪便可能灰飞烟灭不再存活于时间。 玄施法,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金光圆形大阵,大阵之中套着小阵法,阵中是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代表着什么,谁也不懂,玄飞身进入阵中,缓缓坐下,周身泛着青光融合着金色的光芒,如梦如幻。 突然在大阵和小阵的间隔之中出现了三个金色坐台,三角联合,成稳定之势,似乎是在稳固这造梦之阵。 “我们上去吧!”暖才文学网 不用多想,这三个坐台便是为沈彬他们准备,他们飞身坐上坐台,便有源源不断的信息进入他们的脑海之中,一个个的文字在他们的脑海中翻滚。 根据这些文字的指示,三人将自己的力量输入到玄头顶的金光球之中。 恍惚之中,他们似乎穿越一般,来到了一处陌生的世界,但是又似乎是那么的熟悉。 沈彬知道,他们不是穿越,这一次他们是在梦中,可是又是在谁的梦中呢。 “郎君,我们该回府了,否则娘子该着急了。” 一个小厮跟在沈彬的身后说到,但是沈彬此时并不识得眼前的小厮,他知道自己是谁,现在他最重要的任务是找到玄。 眼下漫无目的,根本没有一点头绪,沈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在路上跑着,几度撞翻行人,而那随着他的小厮也在不停的道歉,赔偿。 但是却始终不明白自家小郎君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锦,黑妞。” 沈彬边喊边跑,既然找不到玄,又毫无头绪,索性他先找到青锦和黑妞,这样人多力量大,或许还能快速想到好办法。 “哟,郎君,快来玩啊,对啊,来玩啊!” 突然一个妖艳女子拦住了沈彬的去路,硬是要将他拖至烟花柳巷之地,沈彬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掉,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似娇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除非……,沈彬的心中划过一个问号,但是感觉又不太可能,他想施法离开,却发现此时的自己居然是个凡人。没有一点法力,看来这梦境限制了他的仙力。 “快将那郎君拉上来啊!” 似乎是一个老鸨的声音在楼上声嘶力竭的叫着沈彬旁边的女子,但是那声音虽然声嘶力竭,但是似乎又很温柔,似乎她并不想这样说话似的,那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迫不得已。 那老鸨叫完,便躲了起来,不再出来,而拉着沈彬的女子却用力的将其往内房拽去,同时有几个女子也装模作样的推了沈彬两把,那带着香味的手帕在沈彬的脸前不断的划过。 沈彬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情,而他这细微的表情也被躲在暗处的老鸨看的一清二楚,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笑容,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不易察觉。 “坐下吧,等着。” 那女子将沈彬拉入房内,摁在了凳子上,似乎是在等人来,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没有方才的笑容,此刻似乎有些不屑,或者说是不情愿,但是她就站在沈彬的跟前,既不愿意招惹沈彬,但是似乎又害怕沈彬跑掉似的。 再看他现在的神态,抖着一条腿,一手玩弄着手中的披肩丝巾,似乎是他的玩物一般。但是又似乎很不喜欢。扔出去,抓回来,扔出去,抓回来,那感觉就像是一只宠物在自娱自乐,但是又在不经意间的监视着自己的猎物。 这种状态沈彬不用猜也知道这个女子是谁,那刚才让抓他上来的老鸨岂不是。 沈彬的脑海中似乎有一只乌鸦在嘎嘎的飞过,那手持锦帕,满脸皱纹,却又涂着厚厚的胭脂水粉的人。 沈彬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但是外边的脚步声已经在慢慢的靠近沈彬的房间,沈彬深深的咽下一口口水。

章节目录

唐梦千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作品集只为原作者龙腾池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腾池上并收藏唐梦千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