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煜作为公孙直陪在公子嘉的身边,站到肥累城垣上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当他看到这窄到连马都无法行走,矮到随便一个攻城云梯就可以比它高,单薄到不过是土坯混些巨石修建而成的城垣时,他听见自己的内心好像正在坍塌。 然后他又看见城外那浅到水多处露底的破败壕沟时,他心中的信心已经几近废墟了。 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龙煖辰,读出了他眼里同样的无可奈何。 林煜双手合什,两个大拇指向内扳住手背,然后把额头和鼻子放在紧闭无光的手缝里。 每次林煜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都是这个姿势。这能让他的心先沉静下来。 旁边的公子嘉见公孙直举止奇怪,做出一个他从没有见过公孙直做过的动作,并且明显没有在听他讲的肥累国灭国的过往。 “敬和,有什么不妥吗?”敬和是公孙直的字。公子嘉迟疑了一下问道。 林煜放下手,内心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没有不妥。”同时再次看向龙煖辰。 龙煖辰的脸上已经阴霾尽扫。他不是一个爱多想的人。 他像赵国军士那样用右拳在左胸上重重地锤了三下,没有说话。 公子嘉心下更觉得奇怪。 此次离开藁城,李牧派龙煖辰护送公子嘉一行返回邯郸。 途中,公孙直坚持要绕道肥累城。理由是肥累刚刚加固城墙,如可登上高高的城墙,兴许能看到被秦军占领的宜安和赤丽。 远距离观察敌人,对公子嘉还是有吸引力的。 不过公子嘉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公孙直和龙将军之间的默契和交流。 “应该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公子嘉暗暗想。 虽然他对这二人的信任并没有少,但是他对于战局的诡谲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的。 一圈勘察下来,天色已晚。恐怕今日只能打尖歇息在这座已经被战火磨砺多年、破败不堪的城邑。 肥累城被叫做邑,充分说明它不过很小的城池。 这些林煜以前也猜到,但没想到它小到如此小,弱到如此弱,以至于自诩高智商的林煜好几个时辰都没有想到该如何保住肥累不被秦军破城。 如何抵御桓齮大军的攻击。这行字弹幕一样反复在林煜脑中敲过。 龙煖辰游击将军的权限只可以带一万人,而护送公子嘉,李牧只拨给他两千骑兵。 肥累城四周沃野,没有高山屏障可依靠,也没有大河过境可阻挡,光秃秃好比一颗诱人的鸡蛋摆在地上,只等秦军一脚踏破。 这感觉有些让人愁闷。林煜和龙煖辰这一下午脑子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都被否决了。 天色渐暗,这古旧小城大多的空屋房舍均被驻军临时征用,连投宿一晚的合适客栈都没有。 公子嘉一行只得找去城中最大的富户邱家借宿。两千护送公子嘉的赵军精锐骑兵,只得在城内另寻地方安置。 所谓富户也不过有几间像样的屋子。老邱家主人早就避战邯郸。 几个管家仆役见贵人驾临,全都慌张地乱手乱脚,一通忙活,才把公子嘉一行安顿下来。 公子嘉倒也不讲究,随便找了间屋先去休息了。 公孙直却同龙煖辰觅得一处清净房子,钻到里面密谋起来。 直到夜深,两人也并没有想到怎样好的办法。 “我们再到城垣上去看看。”龙煖辰建议说。林煜不置可否。 于是两人趁着夜色又爬上了城墙。 夜里的肥累城黑黢黢的,没有几处亮光。 好在这晚月朗星稀,将土路街巷照得银光铺洒,景物清晰。 坐在城头,像龙煖辰这样目力超人的,便将这不大的小城全看在眼里。 忽然他推了林煜一把,凑到他耳边悄声说:“快看城东。” 林煜睁大眼睛努力看去。却见静悄悄已经宵禁的街上,最东边的巷子里,走出来一名女子。 那女子纤腰窄裙,妖娆的投出一个长长的影子。 凡秋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小娘。她带着一双儿女来到肥累的时候,声称自己的丈夫已经随扈辄将军战死在宜安了。 实际上,她的丈夫是秦国大军里的一名百夫长。 凡秋其实是魏国人,从小随母亲嫁到秦国,虽然没忘了乡音,可还是已经算是秦国人了。 连他的百夫长丈夫都不知道,凡秋和她的母亲早就是在册的仰度阁度蝶。 听命阁主调动,凡秋带着儿女来这破败的肥累城潜伏。 夜已经很深了。凡秋有些害怕。她拢了拢自己怀中的包袱,不安地向前后左右看了又看,确定没什么人才转过街角。 她觉得最近越来越不安。这座肥累城里几乎全是当兵的了。 大部分的老百姓该逃的逃,该走的走。像她这样容貌姣好,还带着两个孩子,却一直不肯走的,实在是很奇怪。 起先还有人传,她是因为和老邱家的小公子邱狄安暗通款曲,老想着贴上有钱人家。 可是三天前,就连邱狄安也走了。如果凡秋继续不走,她一定会引起别人注意。 一个这样无依无靠的美丽女子,还带着两个拖累孩子,坚持住在战火纷飞的肥累城,到底是图什么? 所以她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直到今天清早看到城中油铺,挂出了“货断”两字,她心里的慌乱就一刻也没停过,那是启动谍子的告示。 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的凡秋有些手足无措。 她前阵听说阁主大人就快要来了。可是她只是很低层的一个小谍子。像她这样的小度蝶,仰度阁不知道养着多少。 她每月获得的那点阁俸不过是点碎银子,只够养她这一双小儿女。 凡秋搂紧包袱,快走了几步,再转过前面的街,就是老邱家的后巷。 她知道今天有大人物住到了邱家,但是邱家那辆华丽的马车还停在后巷。 她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把手中这个包袱里的东西和那车上的做个调换。 手里的包袱是油铺老板白老头中午时分送来的。 白老头送完这个包袱就和逃难的人群离开了肥累。 凡秋想:“明天我也一定是要走的。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 她的影子滑过街角。在月色里长长短短地变化着。 忽然,凡秋的脚尖触到了另一道长影。她猛地抬起头,惊恐地向前看去。 一个高大帅气年轻的小将军正站在那辆马车不远的地方。 小将军一身反射着月光的青铜盔甲,一只手正握在腰间的古朴长剑上。 他的身后站着另一个清俊的身影,面目不明,却有一股沉稳寒凉之气令凡秋有些瑟瑟。 凡秋稳了稳心神,反而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对于这样两位血气方刚的赵国年轻人,她自恃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上前两步盈盈一拜,然后抬起柔情似水的眼睛望向对面的小将军。 龙煖辰冷冷的看着她。他已经从这女子的神态和举止里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林煜没有从街角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那名女子看向龙煖辰时眼底的慌乱。 一个笑容浮上林煜的脸庞。他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可以挽救肥累城。 “这位官爷,我是邱家的帮佣。刚才回家拿了些东西,明早要和这家剩下的人一起往邯郸去啊。”凡秋的声音婉转,尾音带着些娇俏。 龙煖辰不露声色的说:“子夜以后才往主人家走。不知道,”他盯了一眼凡秋怀中的包袱:“你这拿的是要带去邯郸的,还是要留下的?” 说完,不等那女子反应,龙煖辰打了一个唿哨。 一队赵兵快步跑来,迅速将女子围在中间。 凡秋吓的“咚”的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她眼睛中噙满恐惧的泪水,还是紧紧抓着那个包袱。 龙煖辰手指一挥,两个士兵上去抢下凡秋的包袱。林煜正待接过包袱,一个声音从巷尾传来。 “敬和,什么有趣的东西,不如回去我们一起看看。” 月光下,公子嘉的面容严肃清冷,只穿一袭发旧的月白色袍子,袖手而立。 凡秋的包袱很快摆在了公子嘉的案头。林煜和龙煖辰刚才和公子嘉已经做了一番答对。 林煜隐去了秦军将要攻打肥累的部分,只说发现这个女人应该是仰度阁度蝶,并且想到了利用和控制仰度阁的谍子们,在大战之前发动一次谍报攻击。 公子嘉心中暗暗振奋,但脸上还是露出埋怨的神情说道:“如此大事怎可不报。” 林煜说道:“不过是抓到那谍子时临时想到的。连龙将军也还没有来得及说与。” 龙煖辰在旁配合地点点头,声称他连那个女人是谍子当时都没有确定。 “来吧,“公子嘉朝案几上的包袱微扬了一下下巴,说道:“审审不就知道了。” 三人凑在豆大的油灯下,打开那包袱一看,竟是一个陶制的虎子。 林煜怕龙煖辰不明白这虎子是干什么用的,忙朝他无声地吐了两个字“夜壶”。 龙煖辰微微摇头表示不懂。林煜只好直接说“尿盆儿”。 一直低头仔细看虎子的公子嘉“咦”了一声,抬头问:“这又是哪地的方言新词?” 不多时几个亲兵押着凡秋进来,按着她跪在地上。 龙煖辰手按锟铻站在公子嘉身后左边。林煜双臂环抱倚着墙壁靠后站在公子嘉的右侧。 公子嘉正襟端坐,挥挥手让其他人下去。 刚才兵士已经对凡秋搜过身。在她衣角找到一粒细小的黑色药丸。 “应该是毒药吧。”公子嘉捻起那粒黑色的药丸看了看,仔细的用绢布包好,语气平淡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本来也没有打算吃吧。” 凡秋一直不停抽泣的肩膀忽然顿了一下,然后哭得更伤心了。 “仰度阁会是怎样处置暴露了却没有及时把这粒毒药吃进去的谍子呢?”公子嘉的话里寒意逼人。 凡秋抖着嗓子几乎要哭得嚎起来。 “你不用哭得这么失望,”公子嘉说:“我可以现在就把它还给你。让你了了心愿。” 凡秋瞬间不哭了,抽抽搭搭抬起泪眼,看了看林煜和龙煖辰,把目光落在中间的公子嘉身上。 她看的出来这个面容精致清俊的年轻公子会更加不讲情面,冷酷无情。 “你半夜三更拿着这只臭乎乎的虎子,到底要去干什么?” 公子嘉继续开口道:“有趣的是。我们在邱家的马车上找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要我猜,你要做的事儿很简单。只是换一下对吧?” 凡秋的眼睛睁得大了些,露出里面因为流泪而泛红的血丝。 公子嘉将那包袱皮儿一折,又把那虎子包起来,然后举过头顶,往地上一摔。就听“哗啦”一声,陶虎子四散碎裂,撒了一地。 一个薄的小铁盒子同时蹦了出来。 龙煖辰过去,用两个手指捏起那个小铁盒,使包袱皮儿擦了擦,递给公子嘉。 公子嘉打开铁盒,里面竟是一个封了蜡的绢帛。这绢帛极薄,展开了很大一幅,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细细看来,上面写的内容精炼简单,列举了肥累城中赵军的部署,包括几人几马,几部战车,多少弓弩手,不一而足,十分详尽。 “大概明天那辆马车就会带着这个新换过的虎子离开,对吗?”公子嘉目光尖锐地盯着凡秋问道。 凡秋很想摇摇头,但是摇过后又觉得不对,又再点点头,觉得还不对,又使劲的摇头。 这般的局促令她再次泪奔了。 “你看,我有个主意可以帮你完成任务。”公子嘉食指和拇指搓了搓,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虽然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还是厌恶的将手拿开,语气舒缓地说道:“完成任务不就不用死了?” 公子嘉很快就从凡秋的眼中看到了答案。这个女人不想死,她想苟且地活下去。 他放下写满情报的绢帛,望了一眼龙煖辰。 龙煖辰指挥赵兵将凡秋押下去看管。 三人回到公子嘉的房内,又就着油灯仔细研究情报中的内容。 因为阁主要来,整个城中的度蜓和度蝶应该全被唤醒了。 如何利用这个谍报网,在秦军攻城之前展开一场谍报战,是公子嘉三人一夜没睡研究的主要问题。 第二日,人们看到那个长得漂亮的叫凡秋的小娘,带着她的一双儿女,跟着邱家最后一辆大马车走了。 人们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那命好的女子到底是跟着邱家走了。这总比被遗忘在战乱纷飞的小城邑里要强的多了。 出城三十里,凡秋跳下马车,拉着一双儿女坐到路边的茶棚里喝茶。 马车停在茶棚边上的柳树林里。 那茶棚的老板过一会儿去倒茶叶,路过马车,将提着一堆茶壶的竹篮子放到边上。 茶棚老板从篮子里大小茶壶底下拿出一个虎子,到那车上迅速换了一个回来,还放在那些茶壶底下。 然后他从容地泼洒了茶壶里的茶叶底子,继续回来茶棚里招呼客人喝茶。 再过了一会儿,另一辆马车行驶过来停下。 从车上下来一个浓眉大眼的粗汉子,张口就喊茶棚老板送茶送水,又交代拿个虎子出来,马车上的家主人要方便。 那茶铺老板赶紧恭恭敬敬把虎子捧上去。过了一会儿就将沉甸甸的一只虎子拿回来,到小树林里倒掉清理。 而那辆马车已经辚辚地在大路上开走了。 凡秋回到自己的马车上。没走出二里地,便被等在那里的军士拦截下来带了回去。 她紧紧搂住自己两孩子,垂着眼睛,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安排。 坐在茶棚里喝茶的还有林煜。他这时候穿着简朴,像个落魄书生。 他望着那辆马车开走的方向定定出了一回神,又看了看身后被军士们带走的双膝已经软到不能迈步的茶棚老板,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左将蒙琛的帅帐里坐着闭目养神的樊于期。 他是主动要求一起来攻打肥累的。他安静的养神,不一会儿,一个亲兵模样的人给他送来了一个布袋。 里面有一个小铁盒夹着的蜡封绢帛,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蒙琛探头向他这边看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樊大阁主看完了那些小字之后,脸色竟然凝重起来。 “肥累城中屯有重兵。”樊於期将手中绢帛扬了扬。“我们只带了三万人马,是不是兵力不足呢?” 蒙琛听到原来是这事,一颗心放了下来,说道:“阁主请放心。此次攻打肥累,本将这三万人马绰绰有余。” 说着他将案几上的攒缨将军青铜盔抄起,就要往帐外点兵出阵。 “不,如果城中的赵军有五万人呢?我们岂不是以卵击石?”樊於期语气冷淡。 “五万人?这种情报消息可靠吗?”蒙琛满脸不可相信。 樊於期不想把自负挂在脸上,但语气上还是十分肯定的说: “这里的度蝶、度蜓都是提前很多年安排的。情报不是一个人送,而是整个肥累的仰度阁组织集体送出来的。” 他想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晌午我们已经兵临城下。只是这仗要怎么打,将军还是应当好好斟酌一下。不可轻举妄动。” 蒙琛是个心思简单的人。他刚要拍着自己的胸口想说“打仗便要速战速决”,一个禀报的校尉打断了他。 探马来报,肥累城头赵国大旗下站着赵国曾经的太子公子嘉,一干护卫全部是王家亲兵装束。恐怕赵国早有布置。 蒙琛看了一眼其貌不扬的樊於期,踌躇地走回帅案后坐下,放下头盔,以指轻轻叩击着帅案,吩咐副将把地图取来。他要再好好参详参详。

章节目录

龙蛰之宝盖流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言情作品集只为原作者至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至酉并收藏龙蛰之宝盖流苏最新章节